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卡通漫画  »  做错账的统计员
做错账的统计员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都市激情
做错账的统计员 我的妈妈是一名统计,因为月底了到了结账的时间。「唉,又到月底了,真烦人」妈妈一边抱怨一边做表,两个小时后表做完了并且发给了总经理,为了明天少点工作量,妈妈顺便把表也报上去了。


  妈妈满心欢喜的回到家,打算看一会电视剧,晚上9点多,领导突然打来电话,建芬啊你这个表做的不对啊,上季度咱们的产值为什么翻了一倍啊,妈妈突然意识到自己把表做错了。


  「王总,您看应该怎么办,表我都给报上去了」,「你这个失误给公司造成的损失可不小啊,先这么着,你穿的漂亮点,现在跟出来,咱们商量一下,直接来公司。」


  「好的王总,我马上到」妈妈换上了自己最好的一身职业装穿着丝袜和高跟鞋就去了公司,却殊不知这是堕落的开始。


  妈妈到了公司以后直奔总经理的办公室,「王总,您看这可怎么办啊!」妈妈焦急地说道,「哼,怎么办,你说怎么办,你跟公司造成了20万的损失,为此我们要多上20万的税,这件事情你要负全责。」


  一听到要多上20万的税,妈妈就蒙了,这对于我们这么并不富裕的家庭来说无疑是一记重锤。「办法也不是没有,就看你愿不愿意了。」


  说着王总用眼睛瞟了瞟妈妈的大胸和肥屁股,妈妈今年47岁了,虽说徐娘半老但也风韵犹存,尤其是妈妈虽然年纪略大但是因为健身的缘故胸和屁股并不下垂,反又大又坚挺还很有弹性。


  妈妈注意到了王总的眼神,心里开始了晃动,「莫非只有这一个办法了吗?儿子还要读大学,丈夫又是一个窝囊废,实在是没办法了啊。算了豁出去了。」
  经过一阵激烈的思考后妈妈突然我对王总说「好热啊王总,说着就把衬衣的扣子都解开了。」妈妈里面穿了一套黑色的内衣。


  「确实挺热的,跟你老公打个电话,就说晚上要加班,不回去了」王总说着也脱掉了衣服,「嗯………好的…王总」妈妈的声音有点颤抖。


  现在跪下来看着我,给我把内裤脱下来,王总下了第一条命令,妈妈跪着爬过去用嘴褪下了王总的内裤。


  在内裤拖下地一瞬间,一根硕大的黑色物体打到了妈妈的脸上,妈妈一下子就蒙了,内根物体足有21厘米长5厘米粗,要知道老公的鸡巴才6厘米长3厘米粗,这还是勃起的状态,所以妈妈一直都不知道高潮是什么滋味。


  所以在看到王总的庞然大物时才回发梦,紧接着妈妈的身体开始颤抖,她无法想象之后会发生什么事,也不可能想到,王总给了她一个崭新的世界。「给我舔,快点」


  「这……么…大………我…我…我……含……不……进去…啊」妈妈颤抖的说着。然而王总直接按住妈妈的头就开始抽插,犹如一个人形飞机杯一般。
  「啊…呜……呜……呜…呜」「咕唧…咕唧……咕唧…咕唧」,妈妈说不出话来,整个办公室只有这两个声音回荡,「建芬,想不到你的嘴这么软啊」,王总加快了速度,为了让妈妈吸得更紧一点。


  王总拿出了买的电击器电妈妈,由于点击的刺激,妈妈吸得更紧了,王总很快就射了,而妈妈,却因为口穴高潮而进入了短暂的失神状态。「没想到这个浪逼还是个极品,为什么没早点发现呢」王总喃喃自语。


  说着王总抱起妈妈来,把妈妈撅着屁股放在了椅子上,这是妈妈醒了,看到王总笑着看着妈妈……


  建芬啊,我发现你这屁眼不错啊,红扑扑的。说着王总在妈妈的阴部摸了摸把手指头润湿,接着慢慢插入了妈妈的屁眼里。


  啊~啊啊~啊~


  随着王总慢慢的进入妈妈发出了淫糜的叫声,妈妈的直肠壁包裹着王总的手指,因为爱液的缘故手指在直肠里轻而易举的滑动。


  建芬,你屁眼的弹性和柔软的不错啊,说着王总捏了一下妈妈的阴蒂。由于一亩地的刺激妈妈肛门猛的一收缩,王总的手指竟然不由自主的被吸进去了一小段,王总望着妈妈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开心。


  接着王总抽出来了手指,打了妈妈的屁股一下说:建芬,哦不对,是芬奴,穿好衣服跟我走,王总带着妈妈先到了王总家,王总家住在D社区。


  这是个高档社区,每户之间都隔得很远而且保密性也很好,接着王总带着妈妈进到了别墅里,王总让妈妈在客厅跪着然后把衣服扔到壁炉里烧掉了,之后王总拿出了风衣,红绳,项圈,胶带,狗尾肛塞,开塞露,按摩棒,和一个只露出嘴的黑色头套。


  之后,王总把妈妈的四肢弯起来用胶带缠住,之后戴上项圈把妈妈捆起来,最后开了20个开塞露一个个挤进了妈妈的屁眼里,并且塞上了肛塞和按摩棒。
  完成后王总还特意找了个镜子让妈妈看了看自己的样子,看完当时妈妈的眼泪就不停往下流,怎么着都止不住。然后妈妈就被带上了头套剥夺了视觉。
  王总……王总不……要……不要这样。妈妈苦苦哀求着。


  王总却是无动于衷牵着妈妈就在社区里遛,王总还时不时用皮鞋摩擦妈妈的乳头,每次接触妈妈就回像一边退缩,可是却会迎来王总的皮鞭,另一方面,因为20支开塞露导致的强烈便意也在折磨着妈妈,王总好像发现了这个点不时就用脚猛踢妈妈的肚子,但是妈妈却只能哀求。


  王总不要啊……不要啊王总。


  芬奴想干什么啊,不好好说的话主人可是不明白的哦。


  主人……我想……拉……


  没等妈妈说完,王总便一脚踹到了妈妈脸上。


  你刚刚说什么?我?你是人吗?我怎么不知道主……人……芬……芬奴想……拉……屎。


  我看你是粪奴吧。


  王总牵着妈妈走到了社区的中心公园雕像下面,摘了妈妈的头套让妈妈站在雕像下面岔开腿上手抱着头。


  王总拿着手机架好说:开始吧,你的第一场脱粪秀。


  大家好,我叫崔建芬今年42岁,有一个儿子,是个变态母猪,从今天起我就是王总的专属奴隶,芬奴,的一切都是属于王总的,今后王总的命令大于天,王总是什么就是什么,绝无二心。


  今天就向王总献上芬奴的第一场处女作屁眼脱粪秀,说着妈妈菊花一用力把肛塞顶出屁眼黄色污秽喷涌而出,这是妈妈崛起屁股打个一个翻滚,完美的喷除了一个圆形,之后就昏了过去………


【完】